“文本细读”在教学中的应用方式和目的 以《林

刊名: 语文建设 作者:谭婷元 来源:编辑部 发布时间:2020-08-19 14:51
文本细读作为源于20世纪西方文论的一个重要流派一语义学一最基本的 文学批评方法和手段,近年来成为中学语文教学的重要 方法。然而,在实际教学中,文本细读多被用来逐字逐 句理
“文本细读”作为源于20世纪西方文论的一个重要流派一语义学一最基本的 文学批评方法和手段,近年来成为中学语文教学的重要 方法。然而,在实际教学中,文本细读多被用来逐字逐 句理解课文的意思、落实知识点,为学生迎接各种考试 作准备。殊不知,这恰恰背离了文本细读作为一种教学 方法的现实意义一一【起学生对于经典作品的兴趣,培 养学生自主学习的能力。文本细读之落脚点并非知识 本身,而是作为一种学习方法以求在学生的自主学习中 发挥巨大作用。因此,教师应把握住文本细读作为一种 教学方法在实际教学中的运用方式。本文以《林黛玉进 贾府》为例,分析文本细读在教学中的应用方式和目的。
―、细微之处,理解人物
人物可以说是《红楼梦》整部作品中最重要的元 素,因而人物分析应占据作品分析极大的比重。作者 对于作品中的细节描写极度重视,从人物的语言、动 作、服装等方面进行了细致入微的描写,细读文本,则 必能从作者对于人物的细致勾画中更好地理解人物的 心理、性格等情感因素。以下以《林黛玉进贾府》中对 于王熙凤的语言刻画与动作描写为例,进行细读理解。
王熙凤的出场被作者刻画得浓墨重彩:“只听 后院中有人笑声,说:’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 人未到而笑语先至,王熙凤用笑声和语言为自己的 出场进行了铺垫,彰显了自己的与众不同;一句“我 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表面看是在致歉,实际却 未免有向林黛玉展示自己地位的用意。
而后文一番称赞黛玉的话则将王熙凤的语言艺术 与行为艺术展现到了极致。“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 我今JL才算见了!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不像老祖宗的 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头 心头一时不忘。”不动声色地夸到了三方五人,并彰显了 自己的地位:说黛玉通身的气派像老祖宗一般,夸到了 老祖宗;不像外孙女反而像嫡亲的孙女,夸赞了迎春、探 春、惜春三姐妹;而整句话又都是对于林黛玉的夸赞; “天天口头心头一时不忘”,在向老祖宗表现自己时时刻 刻关注着她的同时,也向林黛玉委婉地表示自己天天陪 在老祖宗身边,知悉老祖宗的所言所行。接着说“只可 怜我这妹妹这样命苦,怎么姑妈偏就去世了 ”,说着,便 用帕拭泪,而当老祖宗笑说休提前话,便“忙转悲为喜”。 一个“忙”字生动形象,非常有画面感。她的一颦一笑全 非发自内心,而是逢场作戏,以老祖宗为中心,全力奉承 着贾府真正的掌权者。她继而又将目光转向林黛玉,向 其提出一连串问题,看似是对林黛玉的关心,但并未给 林黛玉一丝一毫作出回答的时间,只是在自顾发问。这 是因为她的目的并不是要从林黛玉这里得到回答,而是 要向林黛玉彰显自己在贾府的地位。
还有一处不得不提。当王夫人提出本应给林黛玉 拿两匹缎子做衣服时,王熙凤接话道:“这倒是我先料着 了,知道妹妹不过这两日到的,我已预备下了,等太太回 去过了目好送来。”事实上,王熙凤是否事先备下给林黛 玉做衣服的缎子未可知,极有可能是并未准备。且实际 是否准备好无人可知,就算尚未准备,回去现准备两匹 缎子送与夫人过目完全来得及,但明面上一定要说自己 准备好了,以显示自己处事周全、未雨绸缪。
从上述具体分析中我们可以看到,作者对于人物的 刻画常常隐藏在细微之处,当我们捕捉到它们时,便能 对人物有更力加深刻的了解,进一步体会文章的内涵。
二、贯通全书,前后勾连
《林黛玉进贾府》尽管从情节上看是相对独立完整 的一部分,但是故事中细微之处的前因后果却是与全书 前后勾连的。因此,在发现这些“残缺”的、有碍于理解 的细节并与前后文相互勾连,以从中找出解释或补充的 字句或片段的工作中,文本细读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
如黛玉提到三岁那年想要化她出家的一个癞头和 尚所说的话:“既舍不得他,只怕他的病一生也不能好的 了。若要好时,除非从此以后总不许见哭声;除父母之 外,凡有外姓亲友之人,一概不见,方可平安了此一世。” 这段话乍一看没有什么特殊含义,但却是为后文黛玉一 生的爱恨纠葛、年纪轻轻便病逝埋下了伏笔。
宝玉、黛玉二人初见时,先是黛玉“大吃一惊”, 心下想道:“好生奇怪,倒像在那里见过一般,何等 眼熟到如此。”而宝玉则是直接笑道:“这个妹妹我 曾见过的。”二人仿若旧相识,若单纯从节选片段来 看未免有些奇怪,而联系到全书开头所述,二人前 世作为赤瑕宫神瑛侍者和绛珠草的前缘故事便不 难理解了。
在阅读文章时,细读文本的做法使我们更容易 发现一些勾连前后的细微之处,有助于我们贯通全 书,进一步加深对节选段甚至全书的理解。
三、 提问交流,推进辨误
没有互动的课堂教学是不完整的。提问交流不应 是教师一贯的提问与学生机械的回答,而应是教师通 过不断的引导,使学生自己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并解决 问题。当双方看法存在差异时,通过查找资料、教师引 导等方式解决,有时甚至可以取得辨误的效果。如林 黛玉进贾府是“寄人篱下”,身世凄惨,家中无权无势, 这种印象在很多学生的思想中根深蒂固,然而只要细 读文本,我们不难发现林家与贾家不仅在地位上门当 户对,林黛玉的父亲林如海更是巡盐御史,既有实权又 坐拥巨大财富。在教学中,教师可以从若林家一穷二 白,贾母怎会把最疼爱的女儿嫁过去这一点切入,引导 学生自己发现问题,从而实现对林黛玉身世的辨误。
四、 见微知著,着眼全局
或许有人会质疑,强调文本细读是否会让语文教学 落入眼界狭隘、过分注重细节的窠臼?其实不然,正如 本文第二部分所论述的,文本细读可以贯通全书,使全 书内容前后勾连。文本细读虽是从小处着眼,但应该也 必须放眼全局。这一点也是作为教师在教学中需要注 意并对学生着重强调的,文本细读不仅仅是为了于细微 之处深入剖析,更是为了见微知著,树立全局意识。
从节选文本看,《红楼梦》全书两大悲剧线索一 家庭悲剧和爱情悲剧——在这里萌芽。
其一,家庭悲剧。从一开始黛玉进贾府的路 线、形式以及黛玉之眼所见、耳所闻,我们不难看出 这个封建大家庭等级森严,生活奢靡。如此华贵奢 靡,是兴盛之相,亦是衰颓之征。家庭的悲剧便是 从此处入手描绘的。
其二,爱情悲剧。宝黛二人初见,互觉仿若旧相 识,已然缔结前缘,二人更是在不觉中倾心对方。当宝 玉得知黛玉无玉之时,便登时发作起痴狂病来,摘下玉 狠命摔去,满面泪痕道:“家里姐姐妹妹都没有,单我 有,我说没趣;如今来了这么个神仙似的妹妹也没有, 可知这不是个好东西。”此处为宝黛二人情之缘起,亦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头条推荐